系统提示
您还未登录,请登录后咨询
系统提示
贵宾会员才能留言!
武汉市人大常委会的人,你们是不是打算杀人灭口呢?
发布时间:2021-06-03 10:20:52 作者: 清教徒吴数根
接下来要对我吴数根进行调查处理了,公众号都被封杀了,我好怕啊,人家是武汉市人大常委会的人啊,同时也告诉大家,我们发的帖子武汉市人大常委会的人是看得到的,并且是在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武汉市人大常委会的人,跟我硬扛的人或机关,不是下台就是进班房,我跟崔永元一样,后台硬得很,你们可以试试,硬到底,放马过来,我就不信你们武汉市人大常委会的人能盖住天?能逃得过共和国的王法?
 
所谓的经核实,和谁核实?怎样核实的?是和你们自已人核实吗?办理过程和办理结果都是一样的,复制粘贴一下,这就是你们对待工作的态度?这就是你们所谓的核实?

 
上访,是公民对党和政府高度信任,是认为党和政府中还有真正的党员和人民公仆,如果都不去上访了,只能说明心已死,完全不信党与政府了,我希望你们注意,慎用你们手中的权力,如果你们不敢杀人灭口,就务必要自我反省, 自觉维护党和政府的声誉,不要假借党和政府的名义,来沾污他们,实事求是,直面问题,解决问题,而不是去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应勇书记,王忠林省长,能安排个会说人话的人接待一下吗?

\
湖北省委书记、省人大主任应勇同志
\
湖北省省长王忠林同志

 
尊敬的应书记,王省长,您们好!

    我叫吴数根,只因事情实在太紧急不得不打扰您二位,我的四个当事人因为被人诈骗了五百来万,他们这五百来万都是借的高息贷款,现状非常着急,我们在3月8号就向武汉市汉阳区鹦鹉派出所报案了,
武汉市公安局汉阳分局受案至今三个月了,也不说立案,也不说不立案,严重违背了公安机关办案要在报案后七天内出具立案或不立案的书面通知书这样的法定程序,不管我们怎么去找他们,现场也好,打110也罢,都不理会我们,我们交报案材料,要求按程序给收件回执都不愿意,甚至恐吓威胁要把我们关起来,执法机关如此胆大妄为不按程序办事,实属罕见。

    为此事,我们上访至汉阳区人大,
汉阳区人大洪主任虽然热情的接待了我们,他却无能推动武汉市公安局汉阳分局依法定程序办事,武汉市公安局汉阳分局除了搪塞他,根本不把他当回事。

     之后我们再找武汉市人大常委会,无论我们在
武汉市人大常委会大门口站了多久,武汉市人大常委会就是没有一个能正常沟通,讲道理的领导出来跟我们说几句话,全是声称信访办公室,不敢用真名,不敢出示工作证的人来跟我们讲一堆歪理,目的就是一个,踢皮球,扯皮,这些信访办公室的人,信誓旦旦讲一堆,可是让他们讲一下人大的基本工作职责都讲不清楚。

     我本人对
武汉市人大常委会实在是太失望了,一个国家重点中心城市的市委,展示给我们的形象就是这样的,实在是让人感到绝望,应书记,王省长,您们在危难之中出任湖北省委的领导,责任重大,这也是中央看重两位人才,由您们在关键时候挑起重担,多么希望两位能继续把重担放在肩头,好好整治一下武汉市的领导班子,把占着茅坑不拉屎,没有心思为人民服务的人搞下台!

   此致

敬礼!

吴数根

一个渴望法治社会的普通公民
 


讲道理是做人最基本的底线,讲道理却不是人生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要给道理佩上剑,要用剑去逼别人跟你讲道理。


武汉市人大常委会的人,我有没有操你妈?怎么不尊重你们了?光扯皮踢皮球不办事,再不处理我就操你妈,不解决问题,反而解决提问题的人, 走多了夜路终于碰到我这个鬼了吧!
\

武汉一直以来都是有名的大城市,但现实也告诉我们,瞒报疫情,打压李文亮医生等吹哨人的就是武汉市政府,武汉在城市规模上的确是大城市,这仅仅是因为地理交通环境决定的,跟武汉市政府的治理水平真没有关系,我以自已的亲身经历来告诉大家为什么可以这么说。
 
\

5月19号下午一点多的时候,我到武汉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投诉汉阳区人大相关人员不作为又无能的事情,到了信访办公室门口,找了好久饶一圈才找到,就一行小字标记在门口。

\

那时门是关着的,更是没人注意,门旁边写着他们二点半才上班,来访人员就我一个人,在这里我想抛出一个问题,是老百姓来上访没用所以懒得来还是老百姓都没碰到困难,根本不用上访?现实告诉我,不是老百姓没有碰到困难,而是他们根本不敢来上访,比如我的四个委托人,就没有一个敢来这里的,也只有我这种人敢来这种地方。

\

到了二点半,外面的那层白色自动门到是自动打开了,里面的玻璃门仍是关着的,我敲了好久的门,也没有人回应,但透过玻璃门,我看到里面有三个人,一个在用手机(不是办公电话)打电话,两个人在闲聊,看到里面有人在,我就推开了门,再三向里面的问,我是否可以进来?他们都没理会我们,我问了几次后就直接进去了,从右到左问,我是来信访的,找谁,其他两个都不理我,最左边的这个人算是对我最热情的了,接过了我的材料,并让我填表。
 
\
 

这个人看过我的材料后,说这个事他们不受理,不收我的材料,说这个不归人大管;我就反问他,为什么投诉汉阳区人大不归市人大管?不管我写的是什么内容,他们应先收材料,不受理也应是书面答复,而不是口头答复,然后他说这里是人大,他们从来不会书面回复来访的人!他这样的回复让我感到意外,我说政府部门对外回复就是口头的?这还是政府?这个时候我说话的确音量加大了,结果他就说我不尊重他,对人没有基本的尊重,说他不受理我的事了,对我批评教育一通后扭头就走了。
 
\
 
真的没有想到这武汉市人大的人这么娇贵,可以这样任性,不办事还不充许来访人员大声一点说话,表明主张,我有没有操他妈呢?我没有啊,怎么就不尊重他们了呢?

信访办的人不受理,那我就只有到正门去要求会见武汉市人大常委会的人,并要求保安通报,保安有给我通报,但里面的人员不理会保安,叫保安把我打发走,然后我就和保安商议,如果里面的人不安排人来接待,那我肯定要进去找他们,但保安肯定要阻止我进入,为了不发生冲突,我说你们保安就报警,总要有人来。
 
 
警察来了之后,了解到我跟保安连语言冲突都没有,更没有肢体冲突,警察问我愿不愿意去派出所,我说不是我报的警,我没有事要找警察,警察对保安说,我这是正常来访,他们保安有责任帮我通报,然后警察就离开了。
 
\
后来从市人大大楼里又出来一个人,此人一见我,什么都没问,材料也没看就对我一通批评教育,可是我问他人大的职责是什么他都讲不清楚。他跟我说人大不做具体工作;我就怼他,那人大不做具体工作,难道做虚的工作?什么工作不是具体的?被我怼得哑口无言,人大的具体工作其实很多,其中一项是要监督各政府机关要按人大立法机关制订的法律与程序办事,而我们投诉的内容恰恰是人大应监管的内容,我们没要求人大去帮我们办案,去逮捕犯罪分子。

当然我也表达了对这些人的不满,这些人都声称是人大信访办公室的,但没有一个人敢说自已姓啥名谁,不像我这种人,就怕别人不知我的名号;同时他们也说,我对他们的评价没有任何用,他们才不理会我对你们的评价,这话倒是对的,他们说的那么多话,唯有这一句话是对的,这些人是唯领导的,他们只在意领导对他们的评价,帮我办事我又不会给他们钱,我对他们评价好坏,与他们真的是一毛钱关系也没有。

我在武汉市人大常委会站了一个下午,连大门都进不去,这还是人民政府吗?除了被几个信访办的人批评教育一通外,就是听他们讲一堆扯皮的歪理,政府官员的违法犯罪比例一直以来都远远高于我们普通民众,真不知他们怎么那么厚颜无耻,有脸来教育我们普通民众的?总的来说,就是他们不管这事,这不属于人大的工作内容,他们啥也不管,这与《宪法》中关于人大的神圣工作内容完全相反。

虽然起初投诉的是鹦鹉派出所,我内心很清楚,鹦鹉派出所违规不按程序办事,绝对不是这些基层派出所胆子有这么大,而是上樑不正下樑歪,上行下效,基层办事人员有样学样,试问一下,如果上面要求这些基层派出所要多接案多办事,多接案多办事有钱挣,我相信那些基层派出所办事时肯定不知会有多积极,现实是,这些基层派出所如果多接案多办事,不仅不会增加收入,甚至会受到处罚,这就是鹦鹉派出所违规不按程序办事的真正原因。

我们的要求过份吗?如果你们认为我们这点要求过份的话,那么我们就会认为你们是婊子养的,狗日的,人民的败类,真正的吃人食不拉人屎的垃圾!不解决问题,反而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政府就好比舞狮中那只高大威猛的雄狮,我们清教徒家园要做那个牵引舞狮向前行手握龙珠的人,我们会批评政府,但绝不是反政府,恰恰相反,我们是跟政府同行的人,是政府的朋友,要做政府的向导,防止政府误入岐途。



 
\
公众号在流量增长并不大的情况下,留言数却疯狂增长,官网大量IP是武汉的人注册,只是不是付费客户根本没有办法留言,公众号上的留言基本上都是一个说话风格,我怀疑是武汉市政府的水军来了,这对我来说,其实是好消息,说明武汉市政府在法律上根本拿我没办法,于是只有出动水军来恐吓我。
\
水军向来只能对付普通人,普通人被水军搞几下,立马就怕了,水军对于我来说,就是最好的利用工具,他们人多却笨,我可以利用他们把事情炒大起来,我的人力有限,只有水军才能帮我把事搞大,我们干干净净的,身正不怕影子歪,根本不怕阳光晒, 当年的中兴水军来势汹汹,在天涯论坛中差点把我这个中兴红人淹死,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水军,中兴红人吴数根在通信圈无人不知,没有他们过来咬我,我根本不可能那么有名,我并不是是娱乐网红,其实普通大众根本就不会关注我的,我一点也不好玩啊,跟我打交道都是很沉重的话题!
 
\
\
\
\
\
\
\
致武汉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的实名举报信
 
发布时间:2021-05-18 21:51:14 作者: 清教徒吴数根
在深圳,我也经常投诉一些政府部门,一般来说,只要我向区人大,如南山区人大,宝安区人大投诉后,区人大都会给我们一个不错的答复的,在深圳,我还没有向市人大投诉过,可是一过来武汉,我就发现向区人大投诉没用,他们监管不了辖区内的相关政府部门违规不按程序办事的行为,武汉跟深圳都不用再做别的对比了,一下子就能看出差距来了,虽然定位是国家级大城市,是中部地区的中心城市,可现实呢,武汉人,咱们心理都应明白是怎么回事吧?!
\
投诉汉阳区人大及相关工作人员不作为又无能的举报信
 
尊敬的武汉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
 
本人叫吴数根,5月17日到汉阳区人大反映武汉市公安局汉阳分局不按法定程序办事,交材料不给收件回执,工作态度恶劣等问题,希望汉阳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履行法定责任,监督及纠正汉阳分局违规不按程序办事的行为。
\ 
本人到了汉阳区政府大楼门口后,让门卫通知人大办公室,继过层层阻力及本人与各色人等据理力争后,号称是人大办公室的洪主任及相关人员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洪主任带本人至武汉市公安局汉阳分局信访办公室,然后我向分局信访办公室相关工作人员把情况做了充分的说明,然后分局信访办的人在人大洪主任面前说他们一定保证合法合规按程序办事,本人也真以为现在分局一定会重视,不再放任他们的工作人员无法无天,不按程序办事。
 
第二天也就是18号上午10点左右,本人跟我的当事人再次来到武汉市公安局汉阳分局鹦鹉派出所,可大厅的民警明明是通过固话与负责我们案件的陈姓民警联系的,说明陈姓民警其实就在办公室,可是大厅的民警就是跟我们说办案民警不在,叫我们下午二点半来;我们被打发走后然后下午二点又到了鹦鹉派出所,可是等到三点钟他们也还是不理会我们,大厅的民警看了我们的材料觉得的确没有什么好挑刺的地方,但我们要求他们在收到我们的材料后,要给我们收件回执时,他们就不乐意了,这个时候,大厅民警辅警十几二十个的围过来,七嘴八舌,没有一个负责任的人出来主持,全是你一句我一句的来与我们争吵,甚至是他们还对我们发出恐吓与威胁,要把本人关到禁闭室里去,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说我不要回执了,可以不关我让我离开吗?只有我放弃不要回执,然后他们才不关我,放我离开。同时我也把这一情况通过电话反映给了汉阳区人大办公室洪主任,还有打了不知多少次的110投诉,虽然110的人包括洪主任都说他们会通知分局的人来处理,可我们在鹦鹉派出所等了好久,却没有任何消息,派出所根本不搭理我们。
\ 
最后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唯有再次去找汉阳区人大,洪主任虽然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他再次接待了我们,也帮我们找各方面的人员沟通协调了,但是洪主任所展示出来的职业素质与办事能力实在是让我们感到失望,他连向公安机关交材料,可以要求公安机关开具收件回执这样基本的法定程序都不知道,然后分局的人以各种理由搪塞他,不理会他,对此我也向洪主任说,汉阳分局违规不按程序办事的行为,这不是我的耻侮,而是洪主任等汉阳区人大及相关工作人员的耻侮,因为他们无能,没有能力监督或纠正汉阳分局违规不按程序办事的行为,让人大在民众心目中的公信力受损,对此,洪主任对我的言论相当的恼火生气,并说如果我不删网络帖子别想见他了,他不愿意再见到本人。
 
本人现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如果我正常的反映问题要受到关禁闭等恐吓威胁,我实在是想不通,我都是在心平气和,合法合规的与相关政府部门友好沟通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我把最后一丝希望寄托在武汉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这里了,总不能因为这事要逼我进京上访吧?在我心目中,人大一直是神圣的机构,他们是国家最高权力机构,也是公信力与威信最高的机构,如果人大的工作人员都像汉阳区人大办公室洪主任这样职责不清,办事无能,那这样的人怎么能统领各级政府机关啊?
 
本人现垦求武汉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过问一下此事,要求汉阳区人大依法履行监督职责,纠正武汉市公安局汉阳分局违规不按程序办事的行为
 
此致武汉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
 
祝好!
 
 
举报人:吴数根


投诉汉阳区鹦鹉派出所不作为的举报信
 
发布时间:2021-05-10 21:12:18 作者: 清教徒吴数根
尊敬的汉阳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

        您们好,本人叫吴数根,是我的当事人杨先生的私人顾问,杨先生等四人被赖远海等人诈骗约500万元人民币,
于2021年3月8号在我的帮助下至汉阳区鹦鹉派出所报警,后附受案回执及刑事报案书,盛业汽车赖远海等人涉嫌重大犯罪行为,希望公安机关查明事实,追究相关犯罪嫌疑人的法律责任。
 
      本案涉案金额巨大,这四人都是借高息的贷款,莫名背上巨额贷款让四位当事人陷入了绝望的状态,事业家庭生活都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涉案人员众多,社会影响恶劣,仅杨先生身边人就有四个,在武汉还不知有多少不懂法的人上当受骗,因为不懂法,那怕他们报案了也没有用,会让基层民警一句话就挡回去了;我们之所以能拿到受案回执也是因为有我据理力争,在我们几次打110投诉,并差点引发激烈冲突的情况下,鹦鹉派出所才不得不给我们受案回执;我们报案时,一进派出所的门,里面的工作人员就跟他们自已人说,绝不要拿回执给我们,什么都还没听我们讲,就先想着怎么对付我们,怎么可以不搭理我们, 实在是让人感到痛心,政府啊,你们不打击重大恶性犯罪团伙,哪我们还指望谁呢?
 
     本以为通过我们的努力争取拿到受案回执后,派出所的人会看在涉案金额巨大,涉案人员众多,社会影响极其恶劣的情况,会重视此案,没想到报案二个多月,马上三个月了,鹦鹉派出所没有给我们任何有效的办案进展信息,我们连立没立案都不知道。如此重大恶劣社会影响案件,鹦鹉派出所没有表现出基本的作为,对人民重大财产受到侵害却视而不见,这些人的职责是什么呢?不感到羞耻吗?
 
     根据《刑法》第224条关于合同诈骗罪及第192条中关于集资诈骗罪的规定,赖远海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以签订商品经销等经济合同的形式进行非法集资,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编造谎言、捏造或者隐瞒事实真相等欺骗的方法,骗取他人资金的行为。不论其采取什么欺骗手段,实质都是为了隐瞒事实真相,诱使公众信以为真,错误地相信了非法集资者的谎言,以达到其进行非法集资进而非法占有的目的。
   
     希望汉阳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监督鹦鹉派出所不作为的行为,督促他们按法定程序办事,依法打击侵犯人民私人财产的行为!

     此至汉阳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

敬礼!
  
举报人:吴数根                                                                             
2021年5月16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