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提示
您还未登录,请登录后咨询
系统提示
贵宾会员才能留言!
再次声明:非股东与付费客户勿扰,有多远滚多远!
发布时间:2021-04-08 01:32:02 作者: 清教徒吴数根
蛟龙未遇,潜水于鱼鳖之间;君子失时,拱手于小人之下。
\
清教徒吴数根:智慧让我悲观忧郁,意志让我乐观坚韧。
 
一位小伙子骑车上班途中,遇到一老人晕倒在路边,马上将老人送医院,当时因身上没带多少钱,只能打电话向女友求援。

女友一进病房就骂小伙子“你脑子有病啊,什么闲事你都敢管?”。

当女友看到病床上的老人后,大吃一惊,叫了一声“爸!”。

老人看了女儿一眼,对小伙子说“孩子,你是好人,听我一句话,和我女儿分手吧,她真的不配你啊!”。

出院后,老人对女儿说“这种傻瓜,绝对不能嫁!”!

 

我陷进了一个道德良知与挣钱的十字路口, 你跟脑残讲实话,脑残根本听不进去的,如果听得进去也就不是脑残了; 跟脑残在一起,唯一的路就是哄他骗他,这也是绝大多数聪明人的选择,可我这个人的毛病就在此,没办法违着自已的良知去骗人哄人,这会让我浑身不自在,所以我最后的选择是,不想哄人骗人,也不想跟脑残为伍,离他们远一点,眼不见,心不烦!
 
\
\
\
\
公司现在有两个趋势:一是业务数量下降太厉害,我刚创业时,每天手机都让人打爆,后来我把手机都设置为勿扰模式,开始是不准陌生人来电,现在是所有人都打不了我的电话,所以业务量断崖式下跌;二是业务订单的质量越来越高,客户一般都是中小企业老板,公务员,大企业的中高层,甚至是律师都来找我,越是复杂案件越是需要我来拨开迷雾,当然也还是有很多不付费来烦我的人,但都被我骂跑了, 甭管尼麻逼是谁,不付费的话那就请离我们远一点,如果一定要我们加重点语气的话,那就请您有多远滚多远。我只需要股东与付费客户的好评,其他人,哪凉快哪呆着去!
\
 
人生而无知且自私,在一个乌合之众占绝大多数的社会里,迎合SB,感动SB,忽悠SB的项目一定是最挣钱的,这也是为什么有这么多骗子的原因,很多被骗的人自已也往往是骗子,大骗子骗中骗子,中骗子骗小骗子,小骗子骗脑残,是一个完整的群魔乱舞、尔虞我诈,相互骗来骗去的生态系统,要想活下去,只有比别人更毒更狠,做好人太难了,而做一个坏人,轻松又快乐,互毒互骗是我们社会每个角落的常态;幸运的是,脑残也是人,上过一次当后还是懂的,导致骗子太多,脑残都不够用了,实打实做事的项目虽短期难突破性发展,但稳健运作下去,一定会走到最后的。

特朗普的反对者是学术界,垄断资本,互联网产业人员,传媒与娱乐界,及底层无能的混混,这个在中国也是一样,我的立场跟特朗普是差不多的,我的目标客户群体是那些沉默干实事的大多数,绝不是那些在台上叫得欢,浪得很的人,我们是保守派,没有民主党那帮人那么浪。
\
收费标准公示:先谈钱后办事,当婊子不立牌坊!
 

 
平台业务分直营和非直营,直营业务就是由平台总负责,平台会从业务开始就参与到结束时为止;非直营业务,我们平台仅收取一下信息发布费,之后客户与服务商的沟通与交易我们都不会参与。
\
平台直营业务的收费标准,一般都是客户提需求及定价,高单价非标准化业务,很难有统一的收费标准,如果一定要问我们,比如法律与咨询服务,那就按下面这个标准吧

1、平台接案都是总包模式,方案确定后就要执行到底,不能半途而废影响平台声誉,一审二审及执行等都在内打包收费,绝不会在收费后又加价;应诉案件8000元起,无风险代理起诉案件,10000元起,有风险代理的,基本费用不能低于5000元,基本费用多一些,风险代理费就少一些,基本费用一些,风险代理费就一些,具体案件具体谈。

2、平台在整个案件过程中,参与案情分析,指导跟踪案件,督促合作律师办案;如果把每一个案件比作是一个项目,我们相当于项目经理角色,我们在专业知识上肯定不如各类服务商,我们不可能什么知识都懂,我们擅长的并不是法律知识细节,工作主要是管理、协调、决策、分析、参谋;我们不向律师等服务商收取任何佣金分成,我们本身就是直接向客户提供服务的,所以也就直接向客户收取服务费用。

3、定位的客户群体是中产阶层,重点市场在大中城市,极富与极穷的人都不是我们的目标客户,我们的客户在财富与智力水平方面都是中上的水平;定位客户人群收窄,更精准定位目标客户,但业务范围要扩列,为目标客户提供一条龙交钥匙服务,与其他互联网公司不同,脑残流量、乌合之众粉丝不是我们平台的目标。

4、选择合作律师时,经验与资历不是我们主要考虑因素,更多的是在意合作律师的资质潜力,如学历、素质、沟通能力,只要聪明上进,知识经验可以很快学到;我们认为没有牛律师,只有吹牛的律师,我们找律师,不是要律师给我们提供智力支持,而是需要专业知识的支持,及业务上的执行,我们的客户很多都是高学历的人,就算学历不高,财富水平也不会差,能力不会差,不需要律师给我们做决策,需要的是专业尽责的律师帮我们去办事而矣,不需要那种光是吹牛办不了实事的人。


5、我们只是不坑人不骗人,但都是尘世人,要生活,钱一样要挣的,费用不会很低的,如果认为我们收费过高的,您可以不找我们的,就好比我们不需要那些装逼得瑟的律师一样,同样我们也不喜欢那些可怜又可恶的傻屌客户。我们定位的客户群体是中产,低端法律服务市场,我们人力有限,是竞争不过成千上万在外跑业务的律师们的请那些脑残屌丝不要死皮死血的来找我们,我们实在是不欢迎你们这些问这问那就是不付费的垃圾不谈钱问毛线,请有多远滚多远!

6、找创始人吴数根办事,单次咨询5千元起,需要外出1万元起(仅限一天),项目总包5万元起,企业顾问10万元起(为企业提供系统性战略管理方案),股东与付费客户有特权优惠, 很多福田、南山、罗湖、甚至是全国各地的客户跑到远离市中心的龙岗双龙来找我们,是的,酒香不怕巷子深,找创始人收费就是高,能力摆在这,有哪个律师不服的?我们更希望做大平台,而不是靠我们自已团队直接挣钱,创始人要天天很闲,思考深层次的问题,这样公司才能成长起来,如果公司营收规模不大时创始人就忙得晕头转向,这样的公司是不可能做大的!

执行股东与会员制,非股东与付费客户请有多远滚多远,我们的良知与才华只托付给与我们风雨同舟的人,绝不是给那些可怜又可恶的人准备的;公益慈善的心态,商业的手法,不付费就莫死皮死血来找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