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提示
您还未登录,请登录后咨询
系统提示
贵宾会员才能留言!
登录注册: 服务商入口 VS 客户入口                                                                 
克雷吉山收购波士邦计划爆光:根哥出山,不见血不收兵!
发布时间:2019-04-10 11:20:41 作者: 清教徒吴数根
两年前的时候,波士邦上线发布会,我也参加了,数百人的会场,人山人海挤得不行。
 
\

不得不说,深圳的闲人真多,不管什么会,只要说有什么半桶水专家站台,群众必定把会场挤得水泄不通,太多的闲人,整天无所事事,找不到方向,只要有热闹看,必定到场,加上都想结交人脉,还有免费晚餐吃,能不留守到最后一刻吗?

 
\

各路所谓的大佬,他们基本上都是一些半桶水,能有这样的机会露脸显摆,自然是不会错过的哦,如果不搞这样的会议论坛,谁知道他们是个谁啊?

这些所谓的半桶水专家,一个个都争先恐后的,只要能上台亮个相,经主持人一吹捧,倍儿有面子,搞这样的论坛,基本上各方都是开心的,场下观众看到了热闹,交了朋友,还噌了口饭,而台上的所谓大佬亮了相,露了脸,而主办方呢就聚了人流人气,成本也没多大,各方都认为是赢家,这也是这种论坛到处长年盛行的原因。

可这个论坛下来,你会发现学不到一点东西,也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信息,那些所谓的大佬,不过是山中无猛虎,猴子称霸王而矣。接下来我以赛马资本董事长刘冰云为例,提他是因为他还是有很多让我欣赏的地方的,其他人我提都不想提,根本入不了我的眼!


刘冰云这个人我跟他多次碰过面,最早是他派手下找过我,说计划投资我们,然后让我给骂走了,他的手下太没水平了,深圳就这么大,一不小心就在某个会议室里碰过面,但没有打过招呼,他为人没得说,人特别和气,也取得了一些小成就,但能力真的很一般,绝不是什么多有才华的人,只能说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这些70后都多少有些积累了,那些早来深圳的,就是当个保安的都几套房的人大有人在,身价都是千万级,那些深圳本地的土著的钱就更不用多说,用那些土著的话来说,低于5000万身家的都是穷人。

如今大家可以去软件产业基地
赛马资本的总部看一看,一层楼一半以上都空了,还不全是赛马资本的,办公室里聚集了七八家公司的散兵游勇。

曾经我写过一篇标题叫
凡是高调的投资人都是卢瑟!北有徐小平们,南有曾李青们!的文章,我特别看不惯那些挂着投资人名头招摇过市的人,这一点刘冰云比较低调,我不是说他,投资的本质是什么,就是自己不行,别人比自己某些方面更强,所以要投资别人,让别人帮你挣钱,如果你什么都比别人强,你投资别人干什么?直接投资自己啊,把人招过来做你的下属啊!
 
\
\
\
\


我说这些的意思是,真正的大佬是很少的,真正的大佬是不会噌会议的,像任正非,人民大会场国家主席给他发奖,他都懒得去领,只有闲得蛋痛的或者说像我这样还没混出江湖地位的才会把握一切露脸的机会。

我当时也在会场,我就知道,克雷吉山其实与波士邦是同行,也可以说是竞争对手,都是定位于服务经纪,高价非标定制服务,我们是以法律为切入点,一步步的扎实向各个领域推进;而他们是一开始就辅得大得很,却没有任何亮点,虽然波士邦场面搞得很大,但我根本不屑这样的对手。

他们了解中小企业的需求,也提出了各种解决方案,就好比他们的产品一样,让人眼花缭乱,却没有一个有一点点进攻性能痛击客户痛点的产品。地盘圈得很大,却守不住任何一个据点,别人一攻就破。

整场发布会下来,给我的感受就好比14年的时候,一个山西的湈老板找到我,要我出任他的电子商务平台万事无忧的COO,当时我看了他的APP后就实在是笑得不行,这场发布会也一样,让我对波士邦平台也是笑得不行,我根本没把他们放在心上。

我虽然在发布会后没再特意关注过波士邦,可
都在南山科技园办公,经常收到波士邦离职员工的求职简历,面谈的时候,他们都说波士邦的创始人潘雄飞为人是很不错的,他和我一样,都想干实事。

他不像其他那些搞培训出身的人一样,他和我一样都认为搞培训那就是找脑残,打一枪换个地方再招脑残培训,虽来钱快,但是不长久的,因为任何良性的商业模式一定是参与的各方都是赢的,而培训不是这样的,脑残们交了一次智商税后,再怎么样脑残也是人,让人坑过一次之后不可能再上第二次当的。

波士邦创始人潘雄飞他很想干实事,17岁高中没毕业就步入社会,一路很努力,几次大起大落,他都走出来了,为人和善,广交朋友,并且特别爱学习,高中学历的他却创办过商学院,担任过商学院的院长,虽然在我看来,他的那些所谓的商业模式与战略设计就是些小儿科的把戏,我对此还做过这样的评论:


低档次的人喜欢讨论商业模式,商业模式很重要,连这个都理不清,业务都跑不通就别谈其他的了,但仅仅是一个基础,商业模式是可以复制的,构不成任何竞争力,竞争力要靠持久强硬的执行。

对一些小老板来说,业务模式都理不清的情况下,所谓的商业模式是有用的,就好比一个小将领,熟读孙子兵法,然后直接到搬兵书就有效,能干掉同档次的对手,但对于一等一的高手,都对兵法了如指掌,这时候还用兵法上的套路出牌就完了,他要忘记所有的兵法。

他那一套一
套的论调,如果说去做培训坑脑残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保证能挣大钱,可潘总这个人却与我一样,追求参与的各方都共赢的模式,他以前干过培训却不屑于再干了。

他不打算挣脑残的钱了,想去挣优质客户的钱,要做挣了一次还要挣第二次,要找长期可以挣钱的客户,那这样的客户可就不是脑残了,你几句话是忽悠不了他们的,必须要有真本事,
现实是实干很痛苦的,他虽然找到了问题,发现了问题,却解决不了问题,他毕竟高中都没毕业,知识不成体系,经不起推敲,优质客户根本不会买他的单。

我们克雷吉山呢一直在稳打稳扎,基本上没有搞任何线下活动,我对创业很敬畏,特别是在用人上,我过于谨慎,招人进人,我就会想着一定要对员工负责,在他们没准备好面对困难的情况下,我就不敢把人弄来,公司虽然早就开始盈利,但没有规模效应,我们过得也好艰难。这些年见过太多创业公司刚开始一堆人热热闹闹的,也就是开张时罗鼓喧天,半年后消无声息中死去。

3月份的时候,波士邦的业务运营人员又发布了营销活动,我当时惊呀,这公司还活着啊,那还不错啊,于是就与波士邦的人沟通了一下,我发现波士邦的员工个个都还不错,他们对潘雄飞忠心耿耿,工作上也很积极,另外也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整个团队狼性不足,没有攻击性,就算猎物都到他们嘴边了,他们却吃不掉,就算吃下去也消化不了。

之后我在群里面又与潘总互动了一下,我根本没有什么要问的,但特意找个问题问问潘总,这算是我们的第一次互动,互动之后,我认为这个人,人品绝对过硬,外交能力也很强,只是在硬能力上,跟我这种正规军出身的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了; 如果他没有什么梦想,干些传统的生意,一定很成功,现实的问题是他有梦想,可执行交付能力却配不上他的梦想。

克雷吉山与波士邦,都是做高价非标定制服务,工作性质类似,目标客户一致,都想干实事,只是切入点,运营方式不太一样,双方创始人的能力风格不一样,却是互补型的。

于是我开始了一个大胆的行动,我们克雷吉山要与波士邦合并,在我第一次去他办公室的时候,那时他还没把我当回事,一步步的我发信息给他,他也一步步的让我给弄到了痛点,基本上是见完一次面后,到了晚上又约第二次见面,如今我们已经密集见面谈了五次,潘总也一步步的让我牵引着往前走,但在最后的关键阶段,也就是最后的成交细节上,我们没办法达成一致,总之对我来说,我相信,只要人谈得来,一条心,不管什么问题都会最终解决的!

本人决定在最后阶段逼宫潘总,将我们这些天的沟通情况全部爆光出来,也让大家来说说,我们到底应不应该合作?说不定有就看好我们两人的人愿意支持我们一把,我与老潘的联军开始所向无敌呢,目前老潘还是放不下包袱,没胆与我一起干!

我没有经过潘总同意,也没问他的意见,目前为止也没收到他的反对意见,我一直以来坚持的原则就是在合作前把所有问题都
露出来,如果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那合作必然是牢固的,如果曝露的问题就是没办法妥善解决,那就不如不要合作,结婚又离婚的生意我是不干的!
 
\
\
\
\
\
\

\


波士邦潘雄飞先生在17岁开始步入社会,闯荡商海,大起大落,敢想敢干,为人憨厚诚实、王者风范,经历丰富,深刻了解中小企业需求,创立波士邦品牌,要做中小企业一站式服务平台,心怀梦想又脚踏实地,其口才出众却不屑于去做那些坑蒙拐骗的培训。本人高度认可和欣赏潘雄飞先生,数次上门拜访,表示合作诚意。
 
潘雄飞先生对中小企业的需求理解透彻,对行业的洞察,产品的理解的深度并不够,如在交易模式上模仿淘宝,在业务运营上模仿猪八戒网, 经过近两年的运营试错,开始走与克雷吉山一直以来坚持的经纪人模式。对于产品解决方案方面,克雷吉山不做任何改变,我们就已经有了波士邦目前所有业务功能,我们不仅仅是向律师开放,而是向所有的服务商开放,我们是前端简单简洁,后台系统复杂,光是管理员种类就有七大类.
 
本人与潘雄飞先生在能力上的高度互补,目标方向又一致,都是要打造能打硬仗的经纪人战队,没有人才,建立不起一支强悍的线下铁军,不管是克雷吉山还是波士邦,都不过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普通网站而矣。
 
经本人与潘雄飞先生数次沟通,我们决定一起投资成立新公司,组建一支纪律严明,能打胜仗的经纪人铁军,由潘雄飞先生任新公司董事长,负责对外交流与合作,本人担任新公司的总经理,负责内部管理与交付执行,生动点的比喻就是潘雄飞先生负责把猎物引来,我负责带队组织拉网捕杀猎物.
 
对于成立新公司的细节,本人有几点建议:
 
1)  任何机构只能以实打实的资金,或者是经过评估后的固定资产与无形资产作价为现金,认缴并实缴相应的注册资金。

2)  新公司以人为本,视人才为新公司的根本,个人可以现金实缴,也可以劳务认缴,劳务认缴部份可以约定一定的服务年限,在服务期内如果一直为公司服务,就应取得相应的股份,如果离开,劳务认缴的部分就应清零,比如我本人劳务认缴了一百万,工商局上都记录我持有100万注册资金认缴的股权,但因为我离开了,劳务认缴的部分清零,工商局上有记录也没有用,可以直接把我那认缴的100万减去。

3)  本人与潘雄飞先生为一致行动人,都拥有一票否决权,对于各自代表的股东,由各自自行协调处理,比如现波士邦的所有股东,持有现波士邦固定资产与无形资产,在作价后成为一个机构投资者,对于波士邦内部的股权分配,由潘雄飞先生自已与其他股东协调.

4)  新公司叫什么名字不重要,波士邦已经申请了商标,新公司不管叫什么名字都不影响波士邦商标的使用。

5)  成立新公司,主要是要建立起一支强悍的经纪人铁军,所有投资应主要投向这里。

6)  对各自人员,有意加入新公司的,与新公司签订劳动合同。

7)    对于只是空口答应的投资入伙意向,这些都不计入也不做任何预留,如果有,随时可以增资扩股。

8)    估值随便估,但估值要先自已买单,必须以同比例的现金来入股支撑自已的估值。

大哥您好,认识你好开心。我去找你,我肯定是想好了的,只是你可能一下子还没准备好,在我们四号见面详谈之前,我想先向大哥你看下我的心意。

第一点,我去找您,一定是对你极高的认可,不认可你我不会去找你,所以希望大哥在我指出问题的时候,一定要理解老弟我并不是去挑战你,挖苦你,或者说有任何恶意对你,我指出问题来是让我们双方好一起解决问题,同时也是展示我们互补的特点,团队合作就是相互欣赏;

第二点,我对你的了解是比较深的,我的经历也告知世人,我就是一个能快速把别人摸透的人,我一旦出战,就决不回头的,也因此我极其谨慎,错过很多机会,没犯过什么错,但在财富上我也没取得什么成就;

第三点,我们两人相同点也很多,都野心勃勃,梦想很大,我的梦想可能更大一些,我不仅仅渴望在商业上有所作为,甚至渴望与川普一样,理想主义的同时我又信奉实力出政权的务实主义,星空只能偶尔仰望,脚下的实地必须时时刻刻踏实;

第四点,在目前这个阶段,我愿意穷尽家财与你先捆绑,因为我也没多少家财,只能孤注一掷在一个点上;

第五点,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们两人合作也一样,我是完全相信你做一切都是为了我们共同的目标,但有可能我会反驳或不同意你的意见,而你可能辩不过我,争不过我,如果我跟你争跟你辩,我相信你也会相信我都是为了我们共同的目标;

第六点,前面几点主要是说几个原则上的问题,具体执行上我的思路是,在董事会,你代表公司股东,我代表职业经理人;在公司具体事务执行上,我是公司的CEO,这个时候你就是市场部负责人,你代表的是客户,你擅长的是提出问题,并不是擅长解决问题。你对外宣传时就应跟马云一样说自己啥也不会,对IT的了解就是会用电子邮件,市场销售团队就一定不能强调自己的专业技术能力,否则就完蛋了,比如商业模式设计,我知道你懂很多,但以后你就装不懂,可以做为谈资,你的二十一个专业委员会,你都是定位自己对各个委员会都不懂,要一副我是老板,我不干活的姿态,干活的有专业人士干,老板不是自己会干活,是会用人,敢用人.


我的总体思路就是我们两个人要继续我们的优势,继续演讲,要痛击到客户的痛点,业务层面其实一上公司官网什么都清楚了,我们要有做中小企业精神领袖的能力,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成为行业领袖企业,我们的团队如果还扫楼扫街那就完了,这样他们累死了又效果不好,他们的任务就是网络上拉人来,搞定客户还是要靠我们。

你有让人信任的气质,我有让人放心的气场,大家都愿意和你打交道,这是一种信仼,但不放心,你提出了问题,但并没有真正的击到客户的痛点,也就是我说你没攻击力的意思。当我们两人让中小企业主对我们一个个竖起大拇指来,那时候他们就会直接敢在线上下单消费了。

总之,潘总,你如果有梦想又不敢和我合作,你必定输得很惨,除非你不干这个项目,你如果按照二年前那种发布会,弄一群草包半桶水给你捧场,像传统实业开张剪彩仪式一样的思维打法,真不是恐吓你,你这项目必黄。

比如前海邦的身边筹,王铁人他说他怕了我,拒绝让我收编,最后团队全散了,王笑一根本打不了硬仗,只能到处混场子为生!


 
\
\


\

根哥出山,不见血不收兵,绝不无功而返!
\

老潘,不要怕我,我其实很可爱的,打架我这身板也打不过你啊!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