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提示
您还未登录,请登录后咨询
系统提示
贵宾会员才能留言!
登录注册: 服务商入口 VS 客户入口                                                                 
首页 > 清教梦 > 视频内容
第一现场爆光贩毒、拐卖妇女儿童的黑心工厂克雷吉山(视频)网址
http://www.cutv.com/v2/shenzhen/b/c/b/2017-11-23/G14efeeegfjffihighjgrd.shtml
看完视频,太精彩了!

特别是那男女播音员声情并茂的解说,把故事情节描述得太惊艳了!

说来说去最后结果不过是一个企业完全合法合规经营的业务行为,却能解说出像是一个黑社会组织搞贩毒,拐卖妇女儿童的故事一样精彩,实在是大牛了!

第一现场,你们做新闻调查实在是太屈才了,应该改行去拍电影啊!
\
 
主流媒体请的水货律师那表情啊,开心得不得了,也想借机炒作一把,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挑战克雷吉山的机会,终于有机会在电视上露脸了,对外就可以宣传是第一现场的特邀律师,虽然一分钱也不会给他,可为了出名,这脸就是要往屁股上凑!

在没了解事情原委之后,就做出结论,尼麻你以为你是法官啊?就算是法官也要开过庭,走程序,公布双方的证据及陈述后,再做出裁判,只要有一方不服判决,还可以上诉?尼麻你以为你是谁啊?谁认识这个人呢?看是哪个所里的长得道貌岸然却不长脑子的律师? 
\
 
官办媒体深广电第一现场,你们真是媒体婊、道德婊、妓者、草包吗?
 

 
我先说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11月23号上午,我的合伙人孙先生,也是我的房东,一到办公室就向我汇报,说昨晚在微信上与人发生了口角,我问他具体怎么回事,他就把微信拷屏出来让我看。
\
看完他写的帖子,大概过程是有人加他微信好友,说需要法律咨询,他就通过微信把克雷吉山平台的链接发给他,并教他怎么下订单。可没想到的是,对方竟开始挑衅寻事,说要爆光我们,我的合伙人孙先生也就删了对方微信,没有与他理论。

没过多久,我的合伙人孙先生在他所在的小区微信群有人在说我们克雷吉山是骗子,这让他气愤得不行,一晚上都没睡好觉!他说又没收他钱,骗了他什么呢?我们网站明码标价的,产品服务业务详情介绍得清清楚楚,在网络上,如果不先给我们下订单,我们提供服务后,对方不给钱,我们到哪找?如果付费了,我们没有服务好,可以上门找我们,到工商部门投诉我们,付钱也是付给克雷吉山的公司账户,是一个公司,而不是一个人!
\
因对方是在300多个人的微信群里诽谤我们克雷吉山,孙先生就忍不住与其理论几句,没想到那人说还要找上门来闹事,孙先生也就在气愤的情绪中针尖对针尖,放言随时欢迎他上门来闹,只要他敢来!

我看了微信内容后也是相当的气愤,我的合伙人孙先生是一位60后,一生为人忠厚老实,以前在国企上过班,不喜欢那种官僚风,后来远离宁夏老家来到深圳,慢慢的成长为一位优秀的股票操盘手,在深圳有两套房子,知道我创业不易,对我们的事业非常尊敬与支持,邀请我到他家,免费住他那,同时日常还替我打理一下公司,是我的贵人和恩人!

之后我安慰他说,网络上乱七八糟的人多,不用多理会,说要上门来闹事的人也只是网上说说气话,不要当真了,之后我给他打好饭,让他吃完饭好好休息一下!

 

我们吃完饭后,正打算休息,我的手机响了,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进来,我接了电话后,对方问我们是不是克雷吉山公司,我说是;他说他有一起经济纠纷案件需要律师,问我们办公地点是不是在C601?我说是的;他说他们现在就在门口。一般来说上门找我要预约的,我感到有些意外,但也没多想,就出去给他们开门了!

没想到一出门口,就聚集了一群人,对着我们门口拍,我一出去就对着我拍,我开始还是很友好的与他们打招呼,问是他们需要法律服务吗?

可没想到,对方打电话给我,根本就不是需要什么法律服务,而是昨晚与我的合伙人孙先生微信上发生口角的那个人真的带着一伙人找上门来了!

其中一个高个子的男子声称是第一现场的记者(但没有看到他拿着印有第一现场标记的话筒),说要对我们克雷吉山进行采访,我说采访可以,能不能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谈,可是他们却不同意,就是要在门口向我问话,我也就认真的回答记者的提问,在我讲话的时间,那个昨晚与孙先生发生口角的男子却老是打断我讲话,并与我理论这理论那的!

我就对记者说,你们要采访我,能不能单独采访我,让我把话说完整!结果呢,这记者也不理会我的要求,而那个上门来闹事的小伙子呢,逞着他的人多,对我不依不饶,让我根本没办法接受采访,想起我的合伙人,恩人与贵人孙先生刚刚跟我看的微信信息,这小子公然诽谤我们,带人聚众上门寻衅滋事,并且打电话骗我出来,火气实在是忍不住了!

我赶他走,不要影响我接受采访!他不仅不走,还来撕扯我的衣服,这让我彻底火起来了,开始追着他干起来了,第一现场,你们不是录了视频吗?把完整的视频公布出来啊!


被纠缠很久后我就只有躲进办公室,人很难受,就躺在办公室里了,后来有人报警了!警察很快过来了,我一切配合警察,要身份证给身份证,问话回话,并跟着警察上了警车,可是那两个号称记者的人却打算带着那个小伙子试图逃跑,警察喊住了那几个人,说当事人都是要坐警车的!

如果那些人是记者,并且是第一现场的记者,能这样没有一点点常识吗?

我终于明白那个小伙子为什么那么张狂了,在微信上威胁我的合伙人孙先生,说要上门录我们的视频,原来他与第一现场的记者有私交啊,想录谁就可以录谁啊!

我以前在中兴通讯受难的时候,怎么第一现场的记者就是不到呢?反而是在上海的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我!

到了高新所,那些所谓的记者也就不见了踪影。

后来民警了解了完整的事情经过后,对那个聚众寻衅滋事的小伙进行了批评教育,那个小伙子经过民警的教育后,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写了申请书,希望能与我和解,!

说本来他只是想找第一现场咨询一下,以为他们见多识广,会给他建议,没想到这些记者啥也不懂,带着他就直接上门拍摄,是第一现场害了他!

在了解我们克雷吉山的产品与业务后,非常认可,与我们握手言和,说不打不相识,交个朋友,当场就说要在平台下订单。

看到了小伙子的诚意,我原谅了他,但握手言和,交朋友,下订单这些事就免了,我这一下子实在是还没有缓过来,不习惯这样!只是希望他要保证今后再也不要这样冲动来找我们了!
 
从高新所出来,穿着被撕破了的上衣在大路上,那种心情啊,不多说了!我拦了辆出租车,可上车后却发现手机完全没电了,在车上充了电也还是开不了机,我说上楼拿钱,多付一点钱可以吗?不过司机却很好说话,特别是了解到我是因为什么事来之后说不就十几块钱的事,快回去休息一下吧,说加一个我的微信,交个朋友!这让我一下子陪感到温暖,一下子心情又缓过来了,这个社会,还是好人多啊!

回到公司后,已经有两个客户在等我了,我就只好穿着被撕破的衣服与两位客户聊,幸好客户能理解我,当然自已肯定感到很不自在,其中还有一位美女客户,第一次见面,我就这个形象啊!

后来忙到晚上七点多,我们在回家的路上时,孙先生的朋友在微信群里说,克雷吉山上第一现场了,说这下克雷吉山完蛋了,电视上的克雷吉山的形象那就是一个黑工厂啊,与那种生产地沟油的企业一个形象了,并说我的合伙人老孙,怎么能与这种公司来往,并支持这种公司!

当然孙先生是了解事情的真相的,与他的朋友把事情讲楚了,可是那些数以万计的不明真相的电视观众呢?他们会怎么想?

我是一个早就不看官办电视的人,早就听说过央视审判,这些官办媒体可以说已经严重动摇了政府的公信力,打着人民的名义,却干着强奸人民的事!

我与孙先生到家后也找来了当天第一现场的视频,破天荒的看了一下电视了!

我们克雷吉山是身正不怕影子歪,随便外人怎么说我们,我们可是特别欢迎这些报道,免费给我们宣传多好的事啊!

只要有人知道我们,了解我们,就知我们克雷吉山是多有社会责任心的企业了!

克雷吉山一直以来苦于没有太多的经费,没有投放过任何广告,现在竟然有电视台给我们免费做宣传,实在是太谢谢了啊,我与孙先生还开了瓶酒,庆祝了一番!
\
我洗完澡正打算上床睡时,却突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我与克雷吉山是不怕被爆光啊,早就挨过千刀,受过万剐,身正不怕影子歪,可那个被我打了的小伙子以后怎么办啊?!外人会怎么看他?

这个小伙子因一点小事,在网络上与人发生口角,求助第一现场。然后带人找上门闹事,在电视上被公开让人爆打,并被警察训诫,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市民啊,还那么年轻,就这样在电视上被爆光得清清楚楚,以后怎么做人,怎么交友,怎么在职场上混啊?!

早就听说过电视的可怕,他能让人一夜成名,也能让人一夜身败名裂啊!

就因为第一现场的工作人员不专业,听信水货律师的建议,带着小伙子上门闹事,小伙子与我打起来后,他们却在旁边看热闹,报警后却又逃跑,没了个踪影!

我们克雷吉山是一家品牌法律服务公司,挣良知钱,实在钱,但绝不免费,省去一些沟通成本!我们与社会上绝大多数的水货律师不一样,他们打着免费的旗号,然后一步步的诱惑客户,不用打官司的也去打官司!
 
作为政府主办的媒体,本应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第一现场的工作人员及水货律师却要把矛盾激化,放大,一点小事却要整出个大新闻来,兴师出众!他们打着人民的名义,却在强奸人民,强奸观众,激化矛盾,祸害社会!

对这些早就让公众失信的主流媒体,本应对事实进行客观真实的报道,不能断章取义,带着主观性的立场,选择性报道,占据道德高地像央视审判式的报道,只会让公众越来越对你们失望,严重动摇了政府的公信力!
\

我当晚也在第一现场的公众号上留言,希望他们能够有一些补救措施,约他们明天(也就是24号)能否到我们克雷吉山来,把事情理顺一下,消除对小伙子的负面影响,其实小伙子人挺不错的,知错能改,并且还向我们克雷吉山写了保证书,真的很难得了,就一个年轻小伙子,不管有多大的错,也应给予其机会改正!
 
第二天,也就是24号,第一现场的记者再次来到我们公司采访我们,可是这位记者却不听我们说话,反而对我们进行批评教育,并问我们克雷吉山有没有在深圳都市频道做广告,如果要正面报道我们,就必须给份子钱!

然后我听了就说你爱怎么报道就怎么报道,要批评教育轮不到你们来,你真当你们这些官方媒体是大爷了,可以随意敲我们民营企业的竹杆了!
 
我们没有计划起诉你们不是怕了你们,原因如下:

一是在中国很多事不是起诉有用的,克雷吉山从来不鼓动客户起诉;

二是我们要忙的事实在太多,却实没有功夫来搭理这些吃官饭,整天没事找事的无聊之人;

三是惹不起你们,我们躲得起,比如一条狗咬了我们,我们不可能与一条狗纠緾,对吧?

最后我们要问一下官办媒体深广电第一现场,你们真是媒体婊、道德婊、妓者、草包吗?

我及克雷吉山算是真正见识了你们这些人的素质与能力了,你们是一群混吃混喝的草包这一点我是可以确认的了!

今年上半年我们克雷吉山报道广东卫视涉嫌诈骗创业者上千万元的事件后,受了到报复,服务器都被攻击,这次挑战官办媒体深广电第一现场,不知我们的下场又会如何?

不管他们如何对付我,我吴数根是顶天立地的热血男儿,绝不会妥协,我绝不会甘心把这个美丽的世界让给那些让我恶心的人去书写!
\
克雷吉山平台的付费客户看到后也是气愤得不行,给我出了建议,这才是客户,只有他们才有权利对我们评三道四!

几个月的关注,看到了克雷吉山的进步! 社会不缺资金,缺的是好项目... 社会亦不乏好项目,缺真正有智慧和格局的投资人... 我自横刀向天笑!吴总的呐喊,够劲! 社会不缺假好人,缺真善者 社会不缺创业者,缺真正有良知、大爱和奉献精神的企业家... 为克雷吉山加油!
\